桂花樹,製糕餅,不道文荒難解。一塊塊,一口口,吃到天將明。——《致敬張海客》

年年岁岁

零、归去

 

薛洋感受着一抔抔黄土洒在身上的感觉。

 

当时他胸中仅存一口真气险险要出窍,还未吐尽就又被吊了回去。他被从土中挖出,口里塞了一枚五色斑纹的石子,而挖出他的也绝不可能是人,毕竟没人能拖着一条猞猁纹状的长尾巴。那人神色温柔又带着怜悯,递出一座香炉:"燃尽这把聚魂沙,当可聚息六道生灵。"

 

 

薛洋不曾有任何迟疑,赶在晓星尘尸身被焚毁前拦住了宋岚。

 

他把来意一说,宋岚显得有些动摇,薛洋趁其不备又给他打了一支刺颅钉,宋岚恨恨地看着他,薛洋却是神色未变,扳开他下颚给他逢上了一只舌头,淡淡道:"晓星尘醒来,总要有人陪他说说话,你再让他给你拔了钉子便是。"又拍了一张符咒在桌上,道:"好好照顾他。哪天你想不开了,把这解尸符烧成灰兑水喝,这凶尸,也就到头了。"

 

 

金丹碎尽耗尽修为燃沙,又以自身魂魄之力强行予晓星尘固魂,在意之人固然重返于世,薛洋却再也不及与他见上一面,说上一句话了。

 

留恋的投去最后一眼,然,多年的执念终是了结,薛洋身魂俱消时再无遗憾。

 

 

却不知,一旁被交代看顾的凶尸宋岚,僵冷多时的心泛上的不知是何滋味……

 

虽是仇人,但相守八年,看尽他的疯狂绝望。

 

恨也是他,爱也是他。

 

只想问一句,你有没有曾经看过我呢?哪怕就一眼……



评论
热度(5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