桂花樹,製糕餅,不道文荒難解。一塊塊,一口口,吃到天將明。——《致敬張海客》

年年岁岁(一)

**无逻辑 绝对ooc

**求不撕 纯粹用爱发电

**現代。CP应是宋薛、晓薛…

 

一、因缘

 

熟人都知道,江都城南的巷子里有栋小洋楼,一楼开了间叫做糖市的甜品店,已然开业数年,虽在巷内十分低调,但装潢古典风味浓厚,环境宁静安好,兼之附近有鼎鼎出名的大明寺,观光客也是络绎不绝。

 

美味的点心远近驰名,但凡进了店内,木橱子里琳琅满目的从桂花冻、茯苓糕、芸豆卷、青团子、荷花酥、粽子糖,到饮品的杨梅浆、冷元子、杏仁茶等,应有尽有。

 

店主薛洋是个看起来很显嫩的小青年,面容俊美,有着一对可爱的小虎牙,不管笑与不笑,都与店里的糕点一样给人甜丝丝的感觉。

 

正端着瓷盘从厨房走出来的糕点师傅面容与店主有几分相似,却总是带有些高傲冷峻、生人勿近的样子,只是一但见了店主,立刻瞇起眼笑嘻嘻的,这很显然是凶剑降灾了。

 

另外一个店员是管帐台兼兜售商品的美人图,她声称早在前前前前朝年间就已成精,把真身一幅伏案描绘的贵女画卷挂在壁上做镇店之宝。

 

至于其他几个负责洒扫收拾的服务生……事实上,有道行的人才看得出,那些服务生不过是薛洋给点眼开光,使了鬼道之术的纸扎玉女罢了。至于为何全都是玉女没有金童,店主薛洋表示,自己是男孩儿,当然更喜欢又萌又可爱的女孩儿咯。

(降灾表示赞同,主人说的话都是对的,但心底有点儿小不开心,就一点点QQ)

 

 

洋楼二楼是他们的住家,厅堂长案二侧各自放了青花粉彩描金瓶与嵌玉镜子,中间一座景泰蓝自鸣钟,钟摆下方从烧制的玻璃内可看出存了小半罐,只有指尖大小、泛着柔光的明珠。

 

这一颗颗明珠,都是当年薛洋聚息返生的交易。他用了那据说是鬼族圣物的香炉,在魂散的那一刻又被香炉未尽的香兜拢住,等他再次醒来就发现已堕入鬼道。而那猞猁尾巴精就坐在他身旁,见他醒来,给他递了一杯冰水,告诉他喝了就不心痛了。

 

这也许是件好事,重生之后,想起了的前尘往事都觉得像在看别人的故事,以往的那些执着、求而不得就像是被鬼牵了似的。可以放下,真的挺好。

 

而本就是鬼修的人入了鬼道,更是如鱼得水、如虎添翼,一般小鬼避之唯恐不及,轻易不敢来犯。猞猁尾巴精只告诉他,希望他有空能帮忙收集一些人世间的因缘,再将因缘结成的明珠交给他。

 

于是薛洋在修练了十数年,重新结出内丹后,便开始了明面做做小本生意,偶尔暗地里接些私活收集因缘的日子,倒也是轻松快活。

 

如此光阴飞逝、草长鹰飞,又是几百年过去。



评论(7)
热度(7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