桂花樹,製糕餅,不道文荒難解。一塊塊,一口口,吃到天將明。——《致敬張海客》

年年岁岁(二)

**无逻辑 绝对ooc

**求不撕 纯粹用爱发电

**現代。CP应是宋薛、晓薛…


二、降灾

 

人类崇尚科学带来飞速的进步,却也让大多崇拜信仰的气数消散了,茫茫人海里难有几个纯粹的道者,所谓修道修道,都不过是话本子里才会出现的了。

 

薛洋的佩剑降灾,当初多年来忠诚的追随主人,数百年前薛洋身死,凶剑至死不离不弃,故而在薛洋重生之时,因缘下生成灵识,化了剑灵。

 

降灾以身为薛氏百年老店的糕点师傅+超厉害剑灵+主人贴心的大毛毯这几重身分而自豪,但现今日子安好,也受限在多数人类规划出的方圆规矩里,若非薛洋接了棘手单子,降灾简直无所事事,根本不需要他出马。

 

如今最大的乐趣,也不过就是每日盼着主人能多吃一口他做的点心,最好吃完能再对他笑一笑,夸他几句,这就是他觉得最美好的事了。

 

降灾只有做点心时才保持人型,其他时候通常是维持成一只黑猫的状态,但从鼻子下巴到肚皮及小脚掌,全是纯白的毛绒,又像穿了小白袜子,看着十分讨喜可爱。

 

美人图却嘲笑他这么黏主人应该是只狗,降灾懒洋洋的不以为意,外行图怎么会懂得身为猫才是个赢家呢?他这时正伸着四肢、瘫在薛洋的大腿上,享受主人专心的撸他肚皮上的白毛,不自觉的呼噜作响。

 

 

而薛洋此时边撸猫边沉思着,他近日接了个大明寺住持的委托,说是西北方的碧山山上有妖鬼作祟,会迷惑上山的人再吸食精气,被吸了精气的人类虽未死却终日浑浑噩噩,问话时又突然像是遭受了巨大惊吓,以至于都被亲人带着来大明寺收惊。

 

薛洋本想回绝了老和尚,反正又没闹出人命,但旁边的小和尚却说,您瞧瞧这江都城方圆百里不都是您罩着的?如今却有邪祟想在您头上动土!可气鬼了!莫不是看上您这江都鬼王的位置了?

 

 

薛洋(当年的夔州一霸、如今的江都鬼王):…………

 

 

薛洋哪里不知和尚们的意思,天道万物都讲究融容和谐,阴与阳不过是一体二面,终归要达到平衡,就如大明寺与僧侣们属阳,而他属于阴。

 

而他这个阴,如今收敛得彷佛换了个洋,不但从不出妖蛾子,还时常解决一些非人邪祟造成的事故,在他鬼力的镇压下也少有不长眼的妖鬼惹事,当真是五讲四美的好青年、好邻居。如若他的位置被取代,新来的"阴"有没有那么好相处还未可知……

 

老和尚道:"当然,是一定会付报酬的。"

 

薛洋冷哼:"那就别再把从我店里卖出去的东西又当成供品回送给我。"

 

最后薛洋还是遣了小野鬼去探,却是连滚带爬的窜回来,说哪里是普通妖鬼,分明是个极厉害的金毛犼!

 

薛洋与小野鬼合作过几次,却也难得见他如此惊慌失措,收下了薛洋供奉的香火后,小野鬼表示这案子千万别再找他,对方煞气之重极其罕见,莫不是三百年前遭了天雷的那只?连带顺走桌上的梅花粥后,小野鬼化作青烟从角落离开了。

 



评论(2)
热度(47)